一部:地址1:太原市兴华西街奇天瑞钢材市场北A区89号 
 王 涛:15034160885 
 李 彬:15034160889
         0351-6038986
          地址2:太原市大同路龙康青年城7层703室
王高飞:18235115012
         0351-6068980
二部:晋城市开发区金东顺钢材市场28号
王小庆:13835616077
焦昶斌:13994706050
      0356-2612526
三部:晋城市中原街376号
王  凯:13994716044
      0356-2089378
四部:长治直销处
崔亚军:15934383998
李瑞山:15034160886
五部;西安办事处
申中海:18291917398
用户名
 @
密 码
    
企业新闻

钢价虚涨后复产出现 钢铁业供给侧改革遭遇反复

出处: 作者:王涛 发布时间:2016-03-10 14:47:57

    随着春节过后钢材价格的一路飙涨,原本亏损停产的钢铁企业已经陆续复产。“复产潮”的出现对如今将“去产能”摆在首要任务的钢铁行业来说,无疑蒙上了一层阴影。

    孙木(化名)是河北一家中型钢铁企业的老板。他在河北的两个城市拥有钢铁生产基地——一处在沿海,一处在内地——总共产能有1000万吨左右。自2015年三季度开始,孙木所处的内地钢厂因为持续亏损已经停产四分之三。

    春节后钢价的暴涨,让孙木原本亏损的内地钢厂开始有了盈利,复产计划由此也提上日程。

    以北京地区为例,建筑用钢的主力品种螺纹钢现货价格已经从2月16日的1810元/吨,上涨到今日(3月8日)的2390元/吨,累计上涨了580元/吨。

    其实,对这轮钢价的暴涨,孙木心情复杂。

    “钢价上涨对钢厂来说是好事,尤其我们还有一个厂在亏损。”本应该感到高兴的孙木却解释称,如果没有这轮上涨行情,很多亏损停产的钢企可能真的会被市场淘汰,真正退出历史。然而,一轮暴涨,这个过程可能就此又有反复。

    “现在大家看到盈利预期,会加大复产力度,去产能遇阻,钢铁市场依然严重供大于求,低价竞争仍将持续,全行业亏损的局面不可避免。”

    其实,孙木的复杂心情也折射出钢铁行业在“去产能”过程中的一个怪圈:停产——涨价——复产;这也是地方政府不得不面对的现实:供给侧改革的大背景下,在2016年要压缩9000多万吨钢铁产能的目标下,国内钢铁行业究竟如何该去产能,才能迎来切实有效的压减?

    暴涨的真相

    作为擅长投资钢铁金融产品的人士,孙木在3月初已经预感到了钢价可能会迎来一波暴涨。他的依据是资本市场以及钢材期货出现了大幅上涨。、

    3月4日,热轧卷板期货1605合约收2174元,较前一周涨115元,涨幅5.6%;螺纹钢期货1605合约报1987元,较前一周涨65元,涨幅3.3%。

    期货上涨后,从3月5日开始,钢坯及其各钢材品种开始出现暴涨。

    统计显示,从3月5日开始,钢坯强势上涨突破2000元/吨,截至3月7日,钢坯价格已升至2140元/吨,螺纹钢全国均价升至2258元/吨。随后,3月7日、3月8日黑色期货中的热卷、螺纹钢更是连续两日封住涨停。

    统计显示,3月6日—11日,钢材综合指数周涨幅达到15%。

    “大家都说是五年来难遇的暴涨,其实从周涨幅看,已经创下了二十年记录。”分析师向腾讯财经表示,几个因素叠加在一起,造成了这波钢价的暴涨。“几个因素包括:前期央行降准、节后市场库存偏低、停产幅度比较大、唐山世园会等刺激因素影响钢价大幅上涨。”

    去年下半年,由于钢材价格一度跌破大量企业的成本线,部分钢铁企业通过停产、半停产或者检修等方式应对。据统计,停产半年的僵尸企业产能约有5000-6000万吨。陷入亏损的钢厂陆续减产停产,也为市场上的惜售带来了支撑。

    同时,全国钢材总库存同比去年大幅下降21.1%。贸易商在后市看涨的预期下,有补充库存的动力。唐山世园会的限产预期加大了贸易商提前补充库存的预期。

    吴飞是北京地区的一家钢贸商,他也加入了补货大军中。

    吴飞告诉腾讯财经,自己在2月中旬开始入货,到2月底,陆续入货几万吨。“价格每天都在涨,但就是搞不清楚为什么涨,总之涨就入货,转手一吨就能挣个一两百块。”

    分析师认为,目前的下游需求并未好转,很难支持目前的钢价上涨。

    目前的需求不足以支撑现在的钢价涨幅,价格已经出现回调。“3月8日上午各地螺纹钢依旧暴涨200元/吨以上之后,一些市场的热轧、螺纹钢部分商家已经开始下调报价,当天钢坯厂家也开始降价。”

    3月9日,钢材期货、现货均出现下跌。期货螺纹、期货热卷分别下降了4.83%和7.07%;现货热卷下降了200元/吨,唐山钢坯也下降了200元/吨。

    孙木对真实的需求有更直接的体会。“在现在形式不好的时候都是以销定产,但从我们销售部获得的订单来看,需求并没有像价格上涨一样,出现井喷式的暴涨。”

    虽然现在出货顺畅,但吴飞也能感受出终端需求未见好转。“我卖出去的都是下级经销商,很少有下游客户来提货。”

    反复的“去产能”之路

    因为亏损而停产,因为价格上涨而复产,孙木在从事钢铁行业的十几年中经历了多次。这次依旧如此。

    伴随着钢价的暴涨,停产钢企已开始大面积复工。据统计,唐山164座高炉有效开工率春节前已下降到81.47%,而截至3月4日,这一数字上升至85.04%。

    统计显示,计划于2月末至3月复产的钢厂较多,其中以河北唐山和山西钢厂为主,包括新兴铸管、天钢、昆玉、宣钢、唐银、文丰、港陆、海鑫、晋钢、兴宝、三原昌鑫等,容积共计2.2万立方米。

    复产的驱动力就是利润。分析师估算,按照目前的钢材价格,钢厂的盈利区间在200-300元/吨。

    据统计显示,1月份99家大中型钢铁企业实现利润总额为亏损67.19亿元,上年同期为亏损2.93亿元;亏损企业47家,亏损面达47.5%。数据显示,以进口矿测算,螺纹钢综合盈利能力整体下滑,截止今年年初,吨钢盈利负320元左右。

    尽管有利益驱动,但孙木并未参与到在这次的“复产潮”中。因为从目前的政策风向可以看出,这次去产能的力度与迫切程度不同以往。

    在今年两会李克强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中,2016年近三年淘汰落后炼钢炼铁产能9000多万吨。

    国务院此前公布《关于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意见》)表示,将从2016年开始,用5年时间压减过剩的粗钢产能1亿-1.5亿吨。

    3月8日,在河北代表团开放日上,河北省省长张庆伟表示,河北省计划在2020年前关停60%钢铁企业。他还称,到明年,河北要完成压减6000万吨钢铁的去产能目标。

    政府纷纷制定出去产能目标,与钢铁行业的萎靡无不想关。

    李新创表示,目前中国的投资增速下降幅度大,工业领域增速也明显回落,都根本地影响了钢铁市场,产能过剩也尤为突出。

    “首先,中国钢铁85%以上在国内消费,钢铁消费55%与投资相关,我们国内的投资增速由过去百分之二十几降到百分之十几,再降到2015年10%左右,对钢铁行业影响巨大;第二,我们国内消费在投资领域、制造业大幅回落。”李新创进一步解释称。

    2015年,中国国内生产总值(GDP)为6.9%,创25年新低,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下滑至10%(扣除价格因素,实际增长12%),为15年新低。

    作为钢铁生产者,孙木也认同去产能的方向。“从2005年第一部《钢铁产业发展政策》开始就表示要淘汰钢铁产能,但越调控越建,为什么?因为有需求。”孙木称,现在看不到需求的明显回升,应该可以判断出中国钢铁生产消费已过峰值,随着整体经济增速下滑,需求也进入了下行区。

    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的研究报告指出,2015年中国钢材实际消费量6.64亿吨,同比下降5.4%,同样低于此前的预测值6.68亿吨。这意味着,中国钢铁市场萎缩比预想得更严重。

    除了需求,目前钢铁企业自身的状况也堪忧。

    李新创表示,中国绝大部分钢厂都拥有一个沉重的职工队伍,单靠钢铁主业,很多钢厂根本养不起那么多职工。但是绝大部分负债率极高的钢厂又不得不继续贷款融资,在明明越生产越亏损的情况下,钢厂的贷款其实是为了养活职工。

    作为资金密集型行业,资金链断裂风险已成为钢厂首要防范的风险。

    根据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此前报道,某大型国有银行文件显示,从2015年12月31日起,该国有大行将加强铁矿石、钢贸、煤炭三个行业的融资管理,对包括表内贷款、表外融资及其他金融资产服务等进行锁定控制。

    去产能“后遗症”

    在供给侧改革的推动下,2016年是钢铁去产能“共识年”,但去产能依然面临重重挑战。除了钢价的波动造成反复之外,改革顺利推进的话,也依然有许多“后遗症”需要应对。

    计划淘汰的1亿-1.5亿吨产能,波及到近50万钢铁职工,如何安置这些职工成为重要的议题。

    在两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,李克强提出,中央财政安排1000亿元专项奖补资金,重点用于职工分流安置。

    在此之前,1月22日,财政部发布《关于征收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资金有关问题的通知》,称为支持工业企业结构调整,经国务院批准,从今年1月1日起征收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资金,并明确了征收方式及各地区征收标准。该项资金在下发时,还将配套一部分地方资金,未来将主要用于解决钢铁和煤炭行业大量职工下岗和再就业问题。

    根据中央政府出资和地方政府配置的方式,申万宏源预计为钢铁、煤炭两行业去产能资金支持规模将达到2000亿元。其中,钢铁行业用于安置的资金将在600亿左右。

    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,采取兼并重组、债务重组或破产清算等措施,积极稳妥处置“僵尸企业”。

    然而, “国内钢铁行业的负债率高达70%,高出亚洲金融危机时期钢铁行业十多个百分点。”分析师表示,负债率高,盈利能力低,对兼并者来说,进入钢铁行业兼并无疑是背上一个沉重负担,“用兼并手段来去产能,只能成为空话。”

    如何解决退出的钢企所持有的坏账、负债,也成为去产能的关键。

    一位中钢协的权威人士向腾讯财经表示,目前首先可能考虑的是国企的坏账和负债,国企负担重,产能也大。据其透露,针对重点去产能的行业,金融主管部门目前正在制定关于如何处理坏账的对策。

    但在孙木看来,即使政府出台了退出机制,如果民营钢企受益较少,那么去产能仍然困难重重。

    “民营企业停产复产的灵活性更强,更易受盈利驱使复产。”孙木表示,如果没有合理的退出机制,那么民营企业宁肯亏损也不愿停产退出,“在生产意味着还有流水,还能拖一天过一天;退出意味着清盘。”

产品展示
山西(长治市)旺盛兴工贸有限公司  版权所有 [管理员入口]